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暂别槟州博物馆

小黑【半张桌面】

博物馆的规模并不大,只是一座双层楼的英殖民地时代的建筑物。记录显示,它曾经是大英义学(1821-1927)及哈金小学(1928-1960)的课室。而且这座建筑物分两翼,是1900年及1905年建立。

今年 4月14日恰好是槟州博物馆52周年庆。又听说博物馆4月15日就要关闭,进行提升设备的工程。我慌忙找了一个星期日到博物馆兜了一圈,算是临别前的关怀吧。
博物馆的规模并不大,只是一座双层楼的英殖民地时代的建筑物。记录显示,它曾经是大英义学(1821-1927)及哈金小学(1928-1960)的课室。而且这座建筑物分两翼,是1900年及1905年建立,纪念铜板上镂刻的捐款人都是当时的商界翘楚。

最高专员遇袭轿车还在
白色的洋房矗立在圣芳济学院的边上,前面就是忙碌的大道,稍微不留意就会轻易擦身而过。尤其是它的围墙边植有数棵老素馨花,在花叶掩映间,错过博物馆的机会在所难免。
我对博物馆一向有特别的情意结。也许因为馆藏的事物和我度过的童年有密不可分割的感情。博物馆与20多年前一样,格局没有改变。只是最高专员亨利葛尼被共产党伏击的劳斯莱斯轿车,从右边的展示棚移到左边,36个子弹孔当然还存在。
孩子还小的时候,我们一家数口常来博物馆复习功课,因此对于博物馆的摆设也颇为熟悉。我想,对于常来博物馆浏览的朋友,一定和我有同样的感想。闭上眼睛就可以知道哪一个房间摆设的是哪一些文物。底层的娘惹展示厅内,娘惹的衣裙张开来是那么简朴淡雅,好像我在福州博物院看见的汉朝衣着。汉朝的手艺更精致,一件裙子才不过7克,真的薄如蝉翼。
楼上是马来文化的铺陈。它既提到英国殖民地文化,也没有忘记日本人侵略半岛的历史事实。展示的历史物件,包含日本的武士刀。看见它,马上想起日本蝗军屠杀南京的史实。博物馆就是要还原一切的虚实,让真实还原。

冯相杯推动羽球运动
看见冯相大银杯,就记起60年代的羽球赛事。冯相杯造价100英镑,不可说便宜。民间的力量推动了几代的羽球运动,我们才有羽球王国的美誉。这是不争的事实。冯相杯举办了29次,槟城队伍捧杯21次,可说成绩辉煌,值得骄傲。
博物馆虽小,却又要扮演画廊的角色。在这里,我看见了一些早期影响本地美术界的画家作品。画廊展示的作品约有30幅,大部分是华裔画家的作品,倒是出人意料之外。老朋友张汉发有两幅,分别是社尾巴刹,以及槟州博物馆画影。难得一见的是杨曼生的一幅水彩作品。
槟州博物院的华裔文物占了不少。未知3年后整修完毕,新的形象又有何比重?外来移民也许亦可占据一个角落。

(商余,17/5/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