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

晨起的配乐

翁菀君【完熟人生】

 简简单单能动人心弦,其实更难。用此喜好来思考写作也一样,刻意雕琢的年岁似乎已过去,然而过于简单似随笔的书写,又该如何下笔才能称得上好呢?

不必准时上班反而开始失眠了。干脆晨起到附近公园走路,用活动的身体换夜里一觉好眠。耳机里播着张悬的歌,一边实实在在地走路,一边确确切切地听歌。

文青爱张悬的原因

天刚刚亮,太阳仍躲在云端,未走完半圈,额上已冒出汗来。四周静止无风,耳朵里张悬轻轻唱着:大部分时间里也只是误会一场。突然觉得张悬真适合没什么要事得做的早晨。即便有要事,这无风的日子总叫人提不起劲来,那就干脆放慢脚步吧。张悬唱歌不急不徐,不怎么颷高音,像有人在你耳边轻声说话。听的人也未必每一句都用心地听,不过偶尔却灵光乍现听出了一句道理,用手掂量掂量,就勾起了些许对自身的想法。
这也许是许多文青爱死张悬的原因吧?然而我早已不是文青。日常生活一步一脚印,刻印出不告而别的步履,用背影朝向过去。想起那段集邮般听歌的岁月,实不曾真正为张悬动心。多年前在台北The Wall听张悬,灯光昏暗的小小展演厅里,视线穿过人头汹涌的剪影,看台上瘦小的张悬一道歌结束后总得说上一大段话,心里嘀咕这歌手真是罗嗦又自以为是。但那时大家都爱张悬,在她表演时听她说话,似乎成了爱的理由之一。
也许我晚熟。39岁生日刚刚过去,才觉得张悬的歌正合现下人生。不急不缓不用力,碎碎念了一会儿突然悟出一句小感悟,如今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太用力如歌唱选秀节目,总得颷几句高音现技一番,还得和观众一起泪流满面,那样的人生……,啊不,听歌的方式太累人了。

无设计感怎么好?

人生跌宕起伏,曾用尽力气才懂得小心轻放。俗话中的岁月这把杀猪刀其实是把好刀,为人的心去芜存菁,剩下最简单的,也才是最耐久真实的。就像年轻时不明白无设计感的无印良品到底什么好?Less is more,怎么少了就会变多呢?也是近几年才真心喜欢那种简单的线条,未加工般的麻色,还有全然留白的T恤。网络资讯爆炸,全世界都在崇尚减法,“减去物质,心灵加分”。然而说心灵总是太玄,说心境也许比较贴切。气力旺盛用力感伤的岁月,力道和口味都得加重才能感知存在。
一次B说: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复杂的音乐。以前每次听歌都得抽丝剥茧,像做文本分析。记得两个人躲在房间听后摇滚Mogwai的新专辑,其中一段断断续续地拖拉着音符似刻意破损的电音,耐心听了许久,忍不住查看专辑,才发现原来是播放程式故障。把故障当创意,那便是年少轻狂。
近几年总在学习和自己妥协,在听音乐这回事上更是回归本能。听得最多的反倒是钢琴古典乐。晨起开始工作时,多半播着不干扰人心的钢琴曲。有时听着听着心情也轻轻浮动,如微风扬起湖面的涟漪。简简单单能动人心弦,其实更难。用此喜好来思考写作也一样,刻意雕琢的年岁似乎已过去,然而过于简单似随笔的书写,又该如何下笔才能称得上好呢?
大部分时间里也只是误会一场。但只有时间知道。

(商余,10/5/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