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一点点伤害之必要

李宣春【铁厨柔情】

每天划掉日历,倒数出粮日,逐渐演变成近似宗教仪式的动作,竟也起了慰借的效果。

昨夜重看了电影《大卖空》。这部电影焦聚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借由描述几组金融界人马如何因着这场经济崩盘而赚得意外之财,爬梳出美国股市从繁华盛景到一夕泡沫化之后而全面瓦解的经过。这是一部以财经名词和概念像繁花乱飞的电影,对金钱和数字向来缺乏想法和耐心的我,照理是难以消化;然而,在编导的妙笔生花巧手编织之下,使得一部金融电影充满了黑色幽默,有些愤世嫉俗又有一些警世寓意。收心准备隔天回到办公室的晚上,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一周之末,便是城市上班族的日常。看完电影,不禁想起那句听了多年的老调:就算给你赚到了全世界,而你却不快乐,那又如何?

小消费犒赏自己
星期五一下班马上背着笔电搭上地铁,离开困守了一周的城区,一路往茨厂街去。看看人,换换呼吸的空气,瞄瞄书店的书架;晚餐,吃一碗牛肉粉,然后再来一些茶点。小小的消费和宽慰,犒赏自己,也是某种程度的纾压行为。进入“办公室制度”4年多下来,每当出现“倦勤”的病状,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情况严重得像是一年总要来一两次重感冒,病到不得不拿病假,能在家躺多久就躺多久。倦勤的时候,工作进度拖累,弄个行货交差,婉拒同事的集体中餐,想办法熬过去就是了。然后,开始上求职网站更新履历,每天翻看新贴上的招聘启事,却始终没有看入眼的。对现况感到不耐,却又还没看到新的路径或出口。

工作与生活清楚切分
每天划掉日历,倒数出粮日,逐渐演变成近似宗教仪式的动作,竟也起了慰借的效果。回望那些已经废弃的日子,像小山丘一样堆积着,不禁为自己能够一路坚挺跋涉至今而感到佩服。多年前,看到一位作家把这样的生活景况形容为“一直在虚耗”,那时候精力还算充沛,对世事满怀好奇,怎会体会办公室劳动的虚耗的无奈与空无。这几年,总算进入了虚耗的核心,才发现即使聆听再多人谈论职场处事或工作哲学,也不如自我的沉潜与修行。
为了抵御过度投入工作招致的“运动伤害”,于是选择烘焙。星期天早上,搜出材料,又摘了一丛百里香,搅拌成面糊,以摄氏180度烤成百里香柠檬蛋糕。最后,又用糖霜和柠檬汁调制成柠檬糖浆,蛋糕出炉后在蛋糕体上戳洞,把糖浆淋上,任由浆汁慢慢渗进蛋糕里。百里香叶子微小,一般加在肉类热食里。当百里香和柠檬结合,衍生难以言喻的清爽和冷冽。
唯有将工作与生活做出清清楚楚地切分,劳动为了赚得粮饷,支持生活舒适度的资本。在冰箱里冷藏了一夜的蛋糕,当味道和香气充份释出,切下一块带进办公室当早餐或下午茶。无法也无力对抗整个制度,于是在个人的限度里,珍惜仅有的一点自由。

(商余,25/5/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