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苏菲的世界

文戈【日子河流】

  我们这一代成长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书,书就是启蒙师傅。我们兄弟姐妹都爱看书,也超会买书。

已经很久没鼓励家里小辈们要多看书了。
多年前小朋友们正在长大的时候,回小弟家总要整理书房。很多书都蒙尘了,摆放的位置也从没有变化。我想,这些书将来怎么办呢?孩子们都不看书、不看报也不管天下大事。正在成长的孩子,其实光是长大这件事就可以占去他们所有的精力。何况他们还得应付学校的课业、交朋友、参加课外活动、还要上钢琴课、看卡通片等。他们哪还有时间看什么书管你乌七八糟的天下事?
转眼孩子们都长大了。念大学的念大学,工作的工作,小时候热衷的事都搁下了。他们每天接触网络上稀奇古怪的信息,消息比我灵通。竟然也都知道净选盟大集会是怎么回事,反稀土运动又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想,就算他们以前爱看书关注时事,那又如何呢?不管成长的道路如何迂回,他们总会来到适合他们的时代,如鱼入水其乐融融。

书虫的世界精彩
说到看书这件事,我们家小辈分两类。一类叫做书虫,一类就叫非书虫。记得有一年我在澳大休学术假的时候,住在维多利亚的二妹刚好到欧洲开会去了。妹夫安德鲁开了好几个钟头车载两个外甥来坎贝拉看我。当时老大马修刚进中学,祖儿还在小学。马修一踏进大学公寓,投身在沙发上就开始看书。福尔摩斯探案,看得很入神。我心想这孩子怎么也不跟阿姨谈谈话呢,准是书中的世界比较精彩吧。
马修是个标准书虫,从小不管什么时候都一书在手。3、4岁他就能说出所有不同种类的恐龙名称,二妹一直认为他会念医科。岂料此事古难全!他12岁那年我送他一本书,书名是《苏菲的世界》(Sophie's World),作者是挪威人乔斯坦·贾德(Jostein Gaarder)。那是一本关于西方哲学的书,通过14岁主人翁苏菲的视角回顾古希腊时期至保罗萨特时代的哲学发展。这本书本来是买给自己看的,因为忙碌,零零碎碎每天嚼一小口,马修竞帮我一口气看完了。
此书不容易看。一封神秘的书信开启了苏菲对世界的认知,马修对世界的认知也是从阅读开始的。我们这一代成长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书,书就是启蒙师傅。我们兄弟姐妹都爱看书,也超会买书。我们家里的藏书,到了下一代就成为古董了。但是我认为阅读应该是没有时间性的,小弟也坚持纸本书都应该保留。那么就保留吧,拭目以待。

电视的作用也变了
现今小孩子不爱看书,大人已经没有办法了。很多大人自己也不看书,大家一起坚决不当书虫。数码时代纸本书逐渐隐退,取代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声像传媒。现在连看有线电视都过时了,俺小弟家里的电视唯一的作用就作为播放网络视频的屏幕。我们现在跟着侄儿阿诚,学他很高科技地不看有线电视节目,用网络盒子专门看网络电影了。

(商余,21/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