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颜色

李忆莙【驻足红尘】

我所喜欢的颜色都是浓烈的,像红、黒、蓝这些基本颜色,我都只是喜欢深色的。不管是什么,你让我选,我很少会选浅色的。

某天看胡兰成的文章,看到他写宗教,说宗教的伟大在于安慰,以战斗、恋爱与音乐使人世昇华,从人生的提高中给予人生以饶恕。然后就谈到颜色,说他喜欢印度的神,那是深红、深蓝与深黄的;也喜欢希腊的神,那是雪白的大理石的;也喜欢埃及的神,那是灰色的。却不喜欢中国的神,光是它们的服装,就不过是人世官吏的翻版。
什么意思呢?以我的理解,他是认为中国的神太世俗化了。还提出说只要到嶽庙的阎王殿去看看,即能得到证明,那等于是参观了人间的监狱。除了神和世间的官吏一个模样,仙人也没啥分别,都是成天玩乐的,不是喝酒就是弈棋,一点都不庄严。
如此说来,胡兰成喜欢印度的神,显然跟颜色大有关系。印度神是深红、深蓝与深黄的,都是深颜色。这点跟我倒有点相似。我所喜欢的颜色都是浓烈的,像红、黒、蓝这些基本颜色,我都只是喜欢深色的。不管是什么,你让我选,我很少会选浅色的。一直以来,浅色总给我一种期艾的,不得畅快的感觉。而浓烈的深色,你根本不必去感觉,它本来就是透彻的、通畅的,淋漓而尽致。

感觉舒畅
浓烈的颜色,让我感觉舒畅。因此身边的人常语带调侃地说:“所以咯,你的行事作风就只管透彻痛快,全不计后果!”
好个“不计后果”。试想,人生在世,若真能如此,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所以不觉得嘲讽,反倒觉得是在抬举我。
不计后果,那是多么恣意妄为,多么痛快的事啊。当然也用不着船头怕鬼船尾怕贼。人生少了这种种的瞻前顾后,当然是舒畅惬意,痛快透顶。然而,有可能吗?
人生在世,受限于万般的制约。瞻前顾后或姿意宣泄,视个人对制约与自由的理解不同而定。事实是在现实中,抑郁成疾的人在逐年增加中。
前几天,画家朋友跟我说,颜色可以传意,画家是用颜色说话的人。颜色可以点染人生,有补偿作用;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功能。颜色有很多种,光是红,就有几百种的红。而且一个颜色可渲染成不同的颜色。
是的,颜色可以点染人生,更可以点染万物。比如我书桌前面的这一扇窗,在不同的时段有不同的颜色,即使只是蓝天白云,看上去也有很多种不同的蓝和白。若是在黄昏时候,则是一扇落满晚霞的窗。而晚霞之炫丽,是由很多少种红色渲染出来的。大千世界,目迷五色,这色,必然也是浓彩艳抹的。

红是最好的颜色
常听到一句广东俗语说:“三分颜色上大红”,是用来嘲讽不自量力的人。意思是人家给一点好脸色,或夸几句就自以为了不起。
给三分颜色,想染成大红,有可能吗?广东话是一种很生动活泼的言语,可以优雅,也可以通俗,特点是传神,刁钻而刻薄。
红,是中国人认定最好的颜色。它代表喜庆、吉祥,如意。典故也多。人世间,管唤作红尘。红尘滚滚,可以理解,但尘为什么是红的,还滚着呢。
红色,给人生安排了一个细节:巧于做局,明于做事。红是明亮的颜色,明于做事。

(24/5/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