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在机场作生态充电

新加坡樟宜机场附设蝴蝶生态馆。

韩学宏【小块文章】

小时候在住家小水沟以塑料袋绑在木枝上捉蜻蜓,右手下盖,左手封袋口,常被挣扎的蜻蜓咬得不亦乐乎!从来没想过自己长大后会因赏鸟而喜欢上小小花蝴蝶!所拍的蝴蝶影像也远较鸟类来得清楚,合起或摊开的双翼也远较透翅的蜻蜓,尤其是豆娘来得容易对焦。
动物园在大型动物的来源渐趋有限,相对而言,小型昆虫的自然资源还很丰富下,昆虫馆,乃至色彩亮丽的蝴蝶馆代之而起,不但成本下降,而且也吸引昆虫喜爱者的青睐。
不像大型动物生命周期长,大部分的昆虫,如蝴蝶是完成变态的昆虫,可以在蝴蝶园中观察蝴蝶产卵、孵化后不同龄期的幼虫、蛹以及羽化,也就是昆虫精彩的一生变化。易于观察也易于拍摄,相较于对哺乳动物的观察,个人的收获更为丰富可观。
早期多采博物馆玻璃标本箱展示,我更喜欢到蝴蝶生态馆观察,新山动物园仍未附设蝴蝶馆,许多新型的动物园,如台北市立动物园(一名木栅动物园)、绿世界多有附设。由于成本不高,加上台湾蝴蝶知识近20年来进展快速,私人蝴蝶园如牛伯伯蝴蝶园等,更如雨后春笋的设立。因而在台湾,赏蝶是个容易入门与上瘾的生态休闲活动,除了有蝴蝶保育学会,生态文学家吴明益教授更撰写了《蝶道》、《迷蝶志》等生态文学名著。
交尾的玉带美凤蝶(上雌下雄)。

灰蝶科弄蝶科未培育

到过台、马等地的蝴蝶馆,近年来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三航厦的二楼候机廊道,也有蝴蝶生态馆的设置,每回候机时总会入内观察与拍摄。除了可以熟悉不同的科别,知晓各国旅客偏爱色彩鲜艳,有尾突的凤蝶科蝴蝶外,笔者也喜爱观察蛱蝶科与粉蝶科等各类蝴蝶,可惜体型较小的灰蝶科与弄蝶科未被馆方培育。
 观察蝴蝶的生态,可以只是纯自然不需识名的洗礼,也可经由识名进而观察成虫的蜜源植物以及幼虫的食草,让我们有更完整的蝶类知识。樟宜机场的植被以繁星花、火筒木、粉扑花等蜜源植物为主,还有黄梨切片及非洲菊切花,可以知道不同蝴蝶取食习惯的差异;园中的柑橘,则是凤蝶科最爱的食草。还可观察蝴蝶间的领域争逐、求偶以及交尾,在叶上或叶下的休息方式,警戒的样态等;圆桶形的蛹室中,一排排的蝶蛹,约有数百个之多,则是由外面的专业单位来饲养与繁殖,源源不绝的供应新羽化的蝴蝶,下回经过樟宜机场第三航厦,记得入内作生态充电。

(商余,17/4/2018)
繁星花上的玉带美凤蝶(左)与美凤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