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日星期二

休闲的去处

冰谷【人生风景】

儿子的鸽子笼朝南偏西,从15楼露台望出去近处是残垣败瓦,也即是提过的鬼屋,一路衔接过去都有好风景,斜斜略弯的马路宽阔舒坦,两旁设有停车位,早晚出现不同的访客。
斜坡上为一片绿草坡,为儿童玩乐场,下午才听到欢乐的天籁。绿草坡是邻近住户早课的聚点,为银发族营造一个舒展身心的基地,以妇女居多,在音乐配合下扭腰推掌施展太极十八式。另一边则是装束齐整的鹤翔功健身场,羽化为仙鹤翩翩展翅,个个都在探索生命延长的密码。
根据城市规划的蓝图,这个城市公园将发展为旅游区,附近的私人土地将继续被政府收购,包括山坡上榴梿树耸立的果园。遗憾是到今天依然不见后续工作。可能经费出现了状况。
公园最亮眼的是中央的喷水池,周边植满奇花异草,紽紫嫣红,是将种植在袋中的花卉备置而成,每次我来小住都发现不只备置变化,而且花草搭配也经常不同,从15楼远眺也清晰悦目,在喷水池的水花拱托下,令众人流连不去。
可惜美景维持不久,一年后待我重来喷泉水池干枯了,池中露出水管及杂物,没有清理;而连累周围的花草也相续失色枯萎。昔日欲打造为吸引游客的壮语,也就无疾而终,我在露台上的身影也随之减少了。
虽然欠缺花卉和喷泉的点缀,公园仍然为邻近居民的休闲所。我们一家也常去漫步;百步之遥,步行不稍10分钟,两个孙子的目标尽在儿童游乐场,我则穿越小屋,踏上板桥,直冲山脚下那条随地势而筑的步行道(walking path)。
那时我退休不久,身体健朗脚步轻盈,U转回来仅两公里的山道不需半句钟。退休后我逍遥了几年,几年游山涉水,直到2006年中风兼断腿,我的脚印随后在山道失踪。从此只能在公园周遭拐步,被扶老携幼的休闲人士看成风景。
榴梿树耸立半山,还属私人园地吧,总是修整的亮丽干净,从山脚举首抬望,树形更显的巍巍峭拔,就像齐天大圣的金箍棒一般顶天立地!也因此,自己变得无比渺小了。

住了3名女作家

回程的步行道设在高楼外的马路边,专为晨运者设计的洋灰砌成的粗面道径,即使雨后也让人安稳踱步,建造的用心值得礼赞!
湖内因高楼而日趋繁荣,也因公园而逐渐旖旎,而高楼间卧虎藏龙,住着3位女作家,靠近公园那幢有《美丽的感动》成名的琦琦,最勤奋的时期每周有几篇散文见于副刊,感性的短文甚受欢迎。
离琦琦不远处,浅蓝那幢住了沙巴文坛姐妹花——萧美芳(方郿)和萧丽芬,分别盘据了两个单位。在山打根时曾经与冯学良共同扶助我创办〈沙华文学〉的萧氏姐妹,想不到双双情牵槟岛,嫁作西马媳妇,使她俩的文学创作更加淋漓尽致。与诗画文俱佳的萧氏折柳于山打根而重逢于槟岛,也形成我人生难忘的风景。

(商余,3/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