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睡醒

【故事系列】吴鑫霖

睡醒时,我总会摸摸身旁空着的枕头。真不习惯。因为那时候还有你的味道以及体毛。你睡醒时总调皮,会用鼻子撩我,用手掌贴在我脸颊上。现在我被闹钟吵醒了,看着隔壁的枕头,想起了你。喵——你在哪里啊。想你。

(南洋文艺,5/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