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3日星期一

心想 狮城

从如莲花盛开的艺术科学博物馆底下的莲花池,遥望狮城一角。

陈伟贤【旅情人生】

“先生,来试试蛋黄鱼皮吧!”从樟宜机场第三航厦入境大厅出来,经过一些土产商店时,售货员很热情地招呼着。啊什么时候,这种鱼皮小吃已经成为新加坡的“代表小吃”了呢?
或许我也太久没有造访新加坡了吧?每每都把这里当着一个飞往南半球的中转站,而没有好好地走进去发现她这些年来的变化与成长。
曾几何时,我是那么地对这个岛国充满憧憬——初级学院那段时期,听的是新谣,读的是那些个在狮城文化圈闪闪发亮作者们的文字,接受他们的“启发”。当时,几乎每晚都会读一段梁文福的书,听一段新谣音乐,才去入睡。然后,在80年代末,狮城有一本中文文化杂志《波西米亚》出版了,让海堤这一端某些大马年轻人为之迷醉!就如当时香港的《号外》一般,被我们这些伪文青们当着是一本“文化与流行符号”的指标读本!
那段时期,都会找机会下狮城溜达,上美术馆、看电影、上书店、参与艺文节目,接受这些个“文化洗礼”。南部的朋友们当时还说,“这么爱狮城,不如搬下来吧,在这里工作与生活!”这,又是另一段马来西亚新山与新加坡的“新新关系”故事了。但是最终,我还是没有过去新加坡工作与生活。当时,我选择去了美国与英伦。然后年复一年地,几乎就把新加坡当着一个“在纪念册里遗忘的老朋友”了——就是,知道有她的存在,却没有很想见她的意念。
这回,因缘巧合之下,接受了新加坡《联合早报》之邀,担任一个旅游分享会的主讲人,才再度飞进来这个岛国,再次近距离地“重新发现她”!
狮城的小吃与美食,我自然一点都不感觉陌生。甚至某些老字号的分店,在马来西亚家附近与缅甸仰光都可以找得到。所以味蕾上,就好比与老友聚首一般的亲切了!

精神上富足的城市

反而是之前没有探访过的,于2010年开幕的滨海湾一带,以及这一带的艺术科学博物馆,才让我“重新发现这座城市新鲜的一面”!嗯或许很多人会说,反正这座城市,拥有的都是人造的辉煌与美丽!我看到的,却是,当一座城市豢养得起收费展览与精彩的艺文活动时,才代表这座城市已经在“精神上的富足”进阶了!
嗯很多还在物质上求进的社会,最先建的,基本上都是一座又一座的购物中心吧?很多发展中国家依靠政府拨款维持的博物馆与美术馆,基本上也都门可罗雀,而且也没有办法定期举办比较好的主题展与活动,因为大家有钱都先拿去填饱肚子与先充门面了!精神上的需求往往是其次。我在胡志明市的美术馆参观了几回,皆因为她们缺少不定期主题展览而及后也很少再去了。缅甸仰光的国家博物院,基本上也是参观过一次就够了,因为就算你5年后再来,展览也依旧还是一样的。
亚洲城市里,我比较钟爱台北、香港、东京、曼谷、首尔、上海、广州的艺文展览与节目,因为每回去,都有琳瑯满目不一样的活动与展出!还好,吉隆坡这几年也开始慢慢有惊喜了(真乖)——反而,这回在狮城,站在以色列建筑师Moshe Safdie设计的如莲花盛开的艺术科学博物馆前,却让我打从心底赞叹——赞叹她的美丽,以及城市规划的完善。
午后,在这个馆场里,参观了极喜欢的两个展览:《漫威英雄的10年》以及荷兰艺术家Theo Jansen的个展,让我拥有了极丰富的午后。展览是收费的,但是人潮也络绎不绝。
夜间,与当地土生土长的朋友们饭聚时,虽然听及他们对自己祖国各方不一的微词与意见,我还是对他们说,无论如何,这是一座容许大家好好生活的城市呐!安全,干净,而且也努力在精神层面攀爬得更高。看来,我也应该常常回来探望这个曾经被我忽略许久的“老朋友”了!

(商余,24/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