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河的上空有鱼 潜游在怒目的脸上

【笔记小说】洪泉 


我抬头望,看到了那张脸,举起手机向上拍了下来,看,翻转看,看到那脸上背后的潜游大鱼。

这是我昨晚的梦境,今早就在这河空上出现,一再回想这故事的前因後续,真的想得到回应,那是个不知时间和方向,是个没有停步的人,走路者发现了自己原来是个梦游者。

回头走还是继续前进?看来只有这两个可能,不可能向下深入,那要入河或掉入河滩的沼泽里下沉,或者要向上,向那云中的巨像人升去,那是天堂吗?那是虚空吗?那是个巨大的控制者玩弄出来慑服人伎俩?好像都不是,那是梦境中的真实,一个进口一个出口的洞穴,那是让人让我相信,有个形象留在我的眼前,要听从,我可以指着那个天空的巨像成了先知什么的,我是那未知巨像的代言人,言之凿凿,我是使者我是人间的预言家,说了许多后人牵连附会的神话。

我怎么还能上天去,会晤那个人,那是个可能出现在墙上的巨像,那个可能出现在水面的巨像,那个巨像可能出现在我可以仰望不能俯瞰的面前,也说出现在梦中说是真实的现实,我可能已经步行在他脸上的那个角落里,他那五官的那个角落,被无形的一个虚像控制着,在心,自我锁着,自己的心 !

然后,我听从自己的幻想,我的幻想在那里,那巨像后面那游在它云色大海中的潜游者,鱼,一尾潜游的大鱼,我的幻想国,我的理想国,我能捉摸出一尾可以出现又不能现实的潜游者,那是我,那是我的幻想者。

我是不是进入梦想者心路,成了惑众纷纭的蛊惑者,不了,我是这海水流入河口岸边小路上的路人 !

(南洋文艺,5/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