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我们活过来了

文戈【日子河流】

去年岁末在都门与大学先修班老同学见面。此事能成缘起是班长越过长堤找到我和SK,之后遂有都门之约。想我们这一群南马人,先修班之后各奔东西四十余年不相闻闻,可是一见之后就此芝麻开门。其实想想也不奇怪,此时大家动辄互访,热衷聚会积极见面,主要是因为都退休了时间多出来了也。
班长把黑白毕业照贴在群里,大半同学都已经叫不出名字了。通过集体记忆索尽枯肠,终于把名字都核准了。老实说那一年多的先修班时光,印象非常模糊。光记得数学课是个大灾难,上得痛苦。后来放弃高级数学自修考中文,命运合该如此。俺数学本来就不好,从来只喜欢文字不喜欢数字。犹记得在女中念初中三的时候,班上有位数学极好的同学,曾因数学难题向她请教给她奚落过。从此怕她,害怕与她说话,当然再也不敢向她请教。中学时期害怕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想想,若从今日的医学视角考量,我中学时应该是个有点自闭倾向的孩子。
回来说都门小聚。那日班长阿吉做东请大家吃香港点心。享用美食之际当然也聊天,一整把40年里发生过的事都聊到了。席中有峇株老乡CE,是英式女篮队友也是好友,想起CE就想起我们快乐的英式女篮时光。与CE三十多年不见,见面自有一番唏嘘。一来二去,很多旧有的感觉都回来了。大家谈孩子谈工作,也谈退休后的生活。当时我还在职,自然也就有人问我怎么还不退休?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故事已经翻过一页。

能活到今天不容易

先修班毕业后,阿吉是我们班少数几个能够到马大深造的同学。他选修工程,毕业后经营保安公司,生意非常成功,近年才退休。阿吉每次开口,他的班长风格与架势就会流出来。经过岁月的洗刷,我觉得他比以前沉稳许多,出口都是人生哲理和社会经历的体会了。与先修班那两年他带领我们班时,那一派花里胡哨嘻嘻笑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闲聊间班长阿吉说了一番很有意思的话。大意是,我们这群50年代生人是非常奇特的一群。我们成长的年代家庭多数贫困,成长道路艰难。中学时期大家都需要打工挣钱,自力更生争取读书的机会。而当我们成年的时候,多半是上有老下有小,责任重大。然而走到今天,我们好像都还混得不错。抚老育少有成绩个人有作为,生活安稳事业有成(像他自己),成家者儿女成群优质教养,退休者依旧活得起劲。他说,我们这一批,能活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应该觉得非常高兴。大家额手称庆,都有同感。
数月之后509大选来临,天翻地覆了。突然间,我对班长的感触又有了更深的体会。我们这代生人,竟然有机会见证一个历史转折!以前我们称为联盟的强势执政体系一夕之间成为反对党。有没有听错?没有。真的发生了!此事当然在群里如火燎原烧开了。大家互相祝贺鼓励之余,更多是提醒大家要多照顾身体,才能继续把这出政治好戏看下去。
大宝法王噶玛巴说过:“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一定要快乐的活着。”让我们这一群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乐龄人士都继续快乐地活着吧。

(商余,4/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