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分手物

【散文】清月(台湾)

 整理房间物品,发现许多没有丟弃的物品,对于念旧的我来说,任何东西都在我人生中有重要的角色,我极难割舍,就算是会伤心,我一样将它摆在原地。

 而有一批物品,是过去恋人送的,以及跟她有关系的,至今,我仍舍不得丟。虽然,现在心里没有像刚分手时一样激动,看到那些东西就睹物思人,以为她没有离去过,但一觉醒来,才发现是真实,她已离去。那样的物品被我称为分手物,朋友说,既然分手就该对的干干淨淨,不该在留那些东西,以免又留念这段感情。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起初,我的确是想等待她回心转意的一天,后来,那些物件只是一种习惯,一种在房间里的存在,没有任何物件能取而代之。

 于是,无论我睡旧房间,到现在的新房间,它都存在于房间内的一隅,就像回忆一样,扣紧了我的人生,随着我度过每一天。而倘若想她的时候,或是想回顾以前的过往,就拿出那些物件思念,还有从中思考着下一段感情要怎么过。

 有次大扫除,本来想狠下心来将那些物件通通丟弃,不过刚拿出房门,听见内心的声音,告诉我不要随意丟弃这些东西,因为这些都是一种美好的记忆,一丟弃,等于与过去说再见,等于把过去那段记忆彻底抽离。所以,我还是保留下来那些分手物,毕竟一丟掉,大概这辈子就没有机会在创造那些美好的记忆了。

 那些分手物,有千纸鹤,有香包,有合写的交换日记,有鱼雁往返好几年的信,还有我们拍的许多照片,包括大头贴、一般相片等,都是我最珍贵的宝物。我可能还在等,等下一段感情的出现,创造出更多具有回忆的物件,然后用幸福的物品取代这些过去分手物,接着完全取代之后,与另一个人创造更多的人生。

(南洋文艺,5/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