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星期二

他者·身分

黄建华【峰高云清】

开斋节前我拿一笔奖励金给我的外劳工头阿祖贺,他帮我管理工地,是一个非常勤劳和诚实的工地管理工头。开斋节前因要帮妻子办理延长居留手续而提早一个多星期休假。
我到他家时,他邀我坐下后交代妻子倒一杯水和拿一些糕点招待我,自己就径自走了出去,没有交代什么。
不久回来就见他手上拿了一大串进口香蕉和一袋苹果,说是送给我带回家吃。这也是礼尚往来的意思吧。在这里生活久了,外劳也懂得彼此往来的礼节了。
我拒绝接受他的水果,因为我觉得应该留给他的小孩吃,而不是送给我。我是他的老板,理应不该接收他的赠礼。但他一直坚持,最后唯有只拿香蕉而留下苹果。
阿祖贺在80年代初期,当年二十多岁就从印尼来马工作,辗转在不同地区工作过,最后落脚吉隆坡。
据他所说,我国政府在90年代初期曾经开放让外劳(他不确定是不是只有印尼外劳)申请红色身分证,费用约60令吉。于是他就办理了这个身分证。有了这个身分证,并没有影响他拿着印尼护照回去印尼乡下。回来也不算大马公民,只是方便在这里工作,比申请工作准证方便太多也更省事。

小孩自动成为大马公民

后来他回乡结婚,把妻子带来大马生活,但是妻子无法申请红色身分证,只能用居留证,每隔一段时间就得申请延长居留,据他说手续颇费周章。但也只能这样。
但他们在这里出生的两个小孩则自动成为大马公民,有蓝色身分证,以及是土著身分,并享有国民的一切福利包括医疗和受教育的福利。
有了红色身分证给他的方便是可以合法居留,工作,可以考取驾驶执照等。
所以后来他买了一辆客货车,和妻子晚上在住家附近外劳密集的工业区夜市场摆地摊,卖一些外劳需要的日常用品,赚取微薄利润,以补贴家庭费用。
据他说从红色身分证要转换成蓝色身分证,对他们这种外劳来说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因为他们感觉我国政府对于他们这些印尼外劳并不十分友善。
他也曾听说几年前有一段时间可以让他们去转换蓝色身分证,可能是有一些政治的隐议程,或为了要他们宣誓支持国阵政府。但结果他选择不去,因为退休以后他打算回去印尼终老,不会老死在这里。
至于他的妻子,结婚过来这里18年,配偶是红色身分证,她还是得用护照申请居留证,再怎么奔走和找人疏通门路,仍无法获得红色身分证。
这也是我们所了解的一些外籍配偶,尤其是非穆斯林的外籍配偶,千辛万苦都难于获得身分证一样。
我们常听说的政府随意让穆斯林外劳尤其是印尼外劳获得大马公民身分的传言,或许不是真的。

(商余,30/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