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日星期日

在菜园养鱼


邓长权【山中岁月】

我从小爱钓鱼,至于养鱼则兴趣不大。小时候,虽养过鱼,也只是小小玻璃瓶,几尾打架鱼。
长大后,离乡背井上高原,因为山上住处附近有个湖,一段日子,我常常偕友人,或独自一个人去湖边垂钓。当年我上山种菜,不是即刻就去钓鱼,应该是两年后吧?当我们的菜园管理得稍有头绪后,才有那份闲情。
种菜生活繁忙辛苦,可是,经不住钓鱼的乐趣,常常忙里偷闲去钓;我工作圧力大,常常操劳过度生病;我老婆也不责怪,她一个人继续忙菜园,让我去寻开心。
当年,山上的湖不受污染,鱼儿很多。草鱼(魭鱼)和松鱼(鳙鱼)十分肥大,非洲鱼满湖都是,还有几种不知名的鱼类。可我最喜欢鲤鱼,尤其是红色的鲤鱼。
先前说过,我爱钓鱼,不大兴趣养鱼,我后来养鱼是因为钓到漂亮的鲤鱼。当年在山上,只租一个房间住,养鱼只能在菜园。有一天,我在靠近山溪旁的园边挖了个鱼塘,养起鱼来了,每次在湖里钓到了鲤鱼,就养在池塘里。
养鱼池塘须要活水流动,我就从溪上游用水喉引接水源。我的鱼塘说大不大,但也不小,可养200多条鱼。当时,我还在池塘边栽了些花树美化,漂亮的新几内亚凤仙花,十分亮丽可爱呢!
   养鲤鱼容易照顾,它生命力强;平时,只须捡查水源莫让它中断。再来就是丢些饼干面包喂食。红色的鲤鱼最讨喜,我每天去园总是要去看一看它。

暴风冲毁鱼池

   我在菜园养鱼,大约10年光景吧?我的鱼塘建在山溪旁,山溪旁的鱼塘好处是方便取得水源。它的隐忧是下大雨,溪水泛滥,常常冲到池塘里来。尽管我常常在溪中搬了许多石头堆积在池塘边保护,稍大的雨,急流滚滚,冲击着池边石墙,水花四溅,池塘处境堪虞。
终于有一天恶梦降临了,一场罕见的暴风,倾盆大雨造成附近许多山区崩塌。不消说,我的鱼塘也就在那个时刻遭洪水摧毁了,百多条肥大的鱼儿被急流冲走。我当时靠溪旁的农田也被淹没。但是,眼睁睁看到细心豢养的鱼儿瞬间失去,园中的蔬菜被毁都没那么心痛!
隔天,许多农友心有余悚在大谈这次的风暴,我们园山下种西洋菜的农友说,他们的西洋菜田也进水,使他感到十分惊异的是,怎么会有几条大鲤鱼也冲了进来?鱼儿冲进农友的水菜田,他觉得惊奇,我听了很难过。从那个时候起,我再没心情养鱼了。

(商余,2/7/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