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

有一些话

李忆莙【驻足红尘】

许多年前,台湾曾经出版过一本很畅销的文集,叫《十句话》。其中有一句话最让我惊叹不已,至今难以忘怀,那就是:“不懂世情让人觉觉得危险;太懂世情,又让人觉得凄凉。”
是的,太懂得世情,真的是一件非常凄凉的事。
世情是什么?是识趣,是虚伪,是所谓的“懂得做人”; 永远以最得体的假话来掩饰内心的想法;每说一句话之前,都必得三思,确保万无一失,兼且能取悦听者。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恶行(何尝不可将之视为一种处世的美德)却总透着凄凉意。可不是?每说一句话都得瞻前顾后,战战竞竞,这样的人生,试问何乐之有?况且,如此这般绵绵无了期地取悦,也未必就能讨得众人的欢心,让每一个人都喜欢你。
人活在世上,谁能没有没一些恩怨?所谓的恩怨,也不一定是什么深仇大恨,反正日常中,总难免或多或少会与人结下了一些恩怨。
我母亲常说的一句话是:“关公都有对头人,何况是我们平凡人?”是啊,我们这些红尘中的凡夫俗子,即使没有仇家,也难免会有一些人不喜欢你,甚至要面对一些嘴角的不屑和轻蔑的冷言冷语。当然了,人生在世,怎么可能人人都是你的好朋友?不是有句话说:“人人都是你的朋友,等于没有朋友。”因为你没有个性,面目模糊。你以为你懂得世情,你懂得如何“做人”——即掩饰真我取悦他人。然而,即使你是那么地圆滑、虚伪、迁就,甚至是委屈,到头来却落得面目模糊。
一直以来,人们都深信,时间是疗伤的最好良药。随着光阴的流逝,伤口逐渐痊愈……,可却从此留下了疤痕。特别是伤了的心,表面的潇洒,常让人忍不住想:这会不会是伪装的呢?实情是留待午夜梦醒时大恸?

四野无人才掏心

因为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有着一个梦,那梦又绵又长,却脆弱无比,一点风吹草动,便无端多添了几分苦涩。
诚然,人的情感总得要有所寄托,为了这个奇妙的寄托,人们不时凭借地利而自觉优越,却总有说不出的失落感。着实令我迷惑。
直至到读到这样的一句话:“人的心,要在四野无人时才掏出来面对自己。”不禁掩卷长叹,要有足够的沧桑啊,才能写出这样的话。我却到此时才恍然:人的心那能随便掏出来?
看别人的文章,我们不仅吸取了人家的智慧,分享了别人生活经验,还有种种的沧桑——说到爱情,有一句说:“它不是必需,少了却也荒凉。”还有:“有一个能够思念的人也是一种幸福。”“深情为序则必有痴恨为跋。”
难怪,每一颗心都必须在四野无人时才掏出来。

(商余,21/5/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