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9日星期二

高楼外的风景

冰谷【人生风景】

小住槟岛,三几天则已,久居则有受困之感,儿子媳妇早早上班去了,孙子赶着上学,家中就只剩我们俩老对墙沉默无言。在出外缺车路况又不熟,只有蜗在高楼把时间交给书本和文字,要不伫立窗棂,让视线投在湖内山脚,将远山近树凝成一幅山水风景。
高楼外确是一幅风景图,近处为一簇抢眼苍绿树丛,低矮被压的为生花吐蕾的灌木,高举着绿掌、魁梧耸立的以相思木居多,却惊异地夹着多棵橡胶树,数十年与我形影相随的胶树啊到了闹市与我仍旧依依对望,在我小窗外频频摇荡着绿掌向我致意,偶然间也见到它们枯萎的红叶片在楼下的停车场空地叹息,自然地,也有些搁浅在车顶上。
提到相思木,这南国庭院几乎无处不在的风景树,就会使人想起王维那阙传诵千古的名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但是,拾红豆和收藏红豆的人未必全是为了感怀念旧,红艳玲珑的豆子最得小孙女欢心,每次出外回来发现掉落的豆子都要挑几颗带上楼,装进罐子里,作为冲阁(congkok)的数码。这自然与王维的诗意攀不上关系了。
相思木和橡胶树都散播种子。每年8月橡胶树成熟的果实“啤啪”爆裂,荚壳和种子一起四处弹开,声音嘹亮脆致,有如宣告新生命的降临;而熟透的红豆则默默地挣脱荚壳,披上红衣与母树告别,没有留下丝毫声息,彷佛是一桩稳秘的私奔,寻觅旅程的新起点。

废弃老宅变鬼屋

近处既是杂树纵横,就常期奔流一片红蓑绿盛,但不时发现野仙丹从绿丛中伸出嫣红的笑脸,迎人也迎向阳光。遗憾的是,这片绿肺旁边出现了一座废置的独立老宅,据说有超过百年历史,凡历史性的建筑都流传着脆谲幽灵的传说故事,徒剩四壁的断墙颓瓦自然也被称为“鬼屋”,从15楼的露台作45度投视,“鬼屋”内部分倒榻的垣墙瓦砾隐约可见,给我产生好奇的是那口据说曾经夺命的古井,却不在我的视角范围,好几次我下楼走去山脚下的花园散步,经过废宅时就想走进去探秘,到了进口处,脚步就被千斤锤拉紧,潜意识的恐惧叫我却步。
有次在报上读到有关废宅的新闻,原来是早期槟岛一位富豪的居所,后因有庸人投井自杀,家属全部迁移,年久失修,遂有鬼哭神嚎的诡异流传。废宅旁为通向花园的斜坡柏油路,到来晨运的多为垂暮的老人,年轻夫妇就携幼目送夕阳归去。所以早晚寻找泊位的车辆特别多,有个时期市政局要把废宅剷平,让车辆有更多栖息点,后来查悉原来居住的富豪声名显赫,又是槟岛垦荒辟野的华裔,废宅“鬼屋”摇身一变可成历史古迹,市政局誓言保留为发展景点。
可惜,今天我从15楼望出去,还是那一幢魅影诡异的废宅、令我怵然止步的断壁碎瓦。我等待着它的转变。

(商余,29/5/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