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1日星期四

愤青

【故事系列】吴鑫霖


他说,他才不在乎现在的领导人过去有什么不光彩的事!他问他,你难道不在乎他在过去中留下的污点?他说,人谁无过?那晚的麻麻档特别热,周围的人都看着电视直播。他心底不是滋味,再反问他:“如果当年受迫害的是你的家人你会如何?”他说:“不要介意过去,人家悔过自新了。”他沉默地听着,想说什么却无法辩驳。他期待领导人为过去的事情悔过,他期待新的领导人废除他认为的不平等政策。

(南洋文艺,31/5/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