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

孽缘

【诗】陈奕进

1.
正是那些精心安排的爱情
婚姻也是
也是故意
做一场真人秀
观眾扮演饥饿的器官就坐
一说到身体中身体的事
怯于公开的联想喷得到处都是
像饱嗝和臭屁
有着两种不同的下场
诠释,但过度的放纵将造成敌意
看你威胁到了卷发阿姨的听觉
打乱了臭脚阿伯的呼吸节奏
体重的问题早已不想解决
年龄也是
也是刻意
收起被当作赠礼的破日历
忽略月光重访屋檐的凄清

2.
同情心有时像毒药
给多了良心会死
有谁计划潜入重要的瞬间里突破疆界
打断浪漫情调罕见集结的花瓣
那时分尸罪与恋物癖正在毛细孔上握手
按照直立人的行为惯例
开始加入灭绝的步行队伍
当个宅宅的某个性别
自由地分类自己
到末日的回收桶中
错过轮回转世

(南洋文艺,24/5/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