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

五月

【故事系列】吴鑫霖


她常说,那天丈夫留在银行的话就不会被击毙的。这已是旧话,49年了。她有时会跟子女提起,他们听着已经没有当初的愤慨情绪,平静地对她说:“妈,过去了!”她震怒,说:“什么过去!”再次为这事愤怒,是5月14日那晚,她对孙媳妇说起这件事,年轻人不懂事,问她:“阿嬷,这件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站起来,敲了孙媳妇的头,大声骂道:“死老公的是我,当然跟你们没有关系!”

(南洋文艺,24/5/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