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1日星期一

在樱吹雪的那一刻, 抓住幸福


陈伟贤【旅情人生】

记得某一部以樱花盛放为背景的日剧里,女主角说过:“传说在樱吹雪 (备注) 时伸手去抓着飘落的花瓣,如果成功抓到3朵樱花在掌心,就会很幸福喔!”
日本人对樱花,真的有着近乎执着的美丽信仰。
可是,樱花瓣很轻,非常难抓。我们站在北上展胜地以樱花隧道名列日本百大赏樱名所的河畔,把掌心向上准备好静静的等,希望会有花瓣准准的降落在掌心。我对B说:“你不可用手强行去抓它喔,而是让它飘向你。”嗯,这就是樱吹雪传说的秘密。
每年一到樱花盛放的季节,除了日本国内各地的民众,几乎全世界各地的旅人都会跟着飞来日本赏樱。因为樱花的花期短,通常在开花一星期,盛开尖峰一过,花瓣就开始凋零。也因此,要抓住最好的时机飞来日本赏樱,加上得凑合假期机票住宿等考量,其实也挺考运气的。

追逐樱花盛开的时节

这回来,东京的花期已过了80%。我们唯有追逐樱花的盛开脚步,向东北前进。北上展胜地位于日本东北地方的岩手县北上市,也与秋田县的角馆,及青森县的弘前城并列东北三大赏樱名所。
北上展胜地的樱花树,是江户末期就培育的品种,都有80年以上的树龄,枝业繁盛,在长达2公里的樱花树林道缓缓漫步,徜徉在上千颗以染井吉野樱为主的步道中,雪白樱花防如“爆炸”般扑天盖地的开,再衬托北上川缓缓流过的溪水河畔,我还没望向山头雪白的八幡平山,就已经被这美轮美奂的美景惊叹到词穷了!
此时,在心头,忽地忆起故友祖永。在心底轻轻地对他说,“若此时你在,就好了。”故友祖永,在马来西亚北部的小镇,一辈子努力经营,带大2个小孩。大儿子W 中学毕业后就坚持要飞来东京留学,专研他热爱的动画与摄影。祖永对我说过,等儿子毕业那天,最好是趁着花期,来日本观礼。“也试试首次搭飞机。”他笑说。无奈,儿子还未毕业,他却因为顽疾而先行一步。于他,于家人朋友,皆是心中极大的遗憾。
在东京,与W会面,他知道我这个“大叔叔”喜欢吃拉面,就带着我到被称为东京拉面战场的神保町去饱食一番。学习之余,W在东京的马来西亚餐厅打工赚取外快,他笑说常常在餐厅里“指导”日本人如何吃肉骨茶。当然,在外生活学习,难免也遭遇困难挫折,都学习自己一一去克服。言谈间,觉得这个孩子真是长大了。心里也觉得安慰。“好好学习,好好追求你的理想,不要让父亲在天之灵失望。”在地铁站道别时,我仍然不忘以“长辈”的口吻告诉W。
这回东北三大赏樱胜地,都没让我失望。除了北上展胜地爆炸盛开的染井吉野樱,秋田县角馆的垂枝樱,以及青森县的弘前城都以满开的樱花迎接我们。唯独专程开车去“探访”的小岩井一本樱——那原本以岩手山为背景在草原上一枝独秀的樱花树,却还未到花期。但就算如此,心中也无遗憾了,因为孤独的樱花树在草原加上美丽的夕照衬托下,尽管还未开花,却也显出她不一样的风情。想及故友未了的心愿,反而常常告诫自己,“人生本就这样有圆有缺,适时地活在当下,才是王道!”

(备注)樱花被风吹落时的景象,日文为“桜吹雪(さくらふぶき)”。


(商余,22/5/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