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日星期二

楼高风响

冰谷【人生风景】

一向有东方花园之誉的槟岛,被豪客雅士蜂拥为乐居的首选,声名响震海内外。我身为升斗小民,庸庸碌碌,移居槟岛是很遥远的奢想。
不能置业,却可隅居,也算满足了心愿。刚好机械工程系毕业的儿子在岛上觅获工作,顺应环境在湖内购置了一个小单位。麻雀单位,千方尺之内隔出3房1厅,儿媳空置的房间常由我俩老填补;闲来无事,我和老伴就小住三几天,体验一下槟榔屿的诗情韵致。
湖内据闻30年前原是一片荒萋之地,难怪了,果树零落的Felda犹在高楼近处喘息,那些缺乏营养的榴梿、山竹、芒果、红毛丹和鲁杠的秧苗样本,早难成气候,就等待时间收抬吧!
在不算太长的时间流转里,竟有十余栋高楼拔地而起,巍巍然傲视湖内山脚,稠密得如雨后出土的春笋,虽无“凤阁龙楼连霄汉”的气势,却每栋堆叠介于20至30层之间。在人口密集、寸土尺金的岛屿,建筑不断向上伸延是理所当然,却还远离居者有其屋的指数。
儿子买下的小单位排在第15楼,朝南,有个小小的露台,在有限的空间媳妇摆放了几盆迷你植物,为方圆千尺内营造唯一的悦目绿点;即使排开舆学风水,朝南的居所也属绝佳的首选,避过了落日西照的酷热熬炼!

风疾、蚊绝、尘少

站在小露台朝外,视线由近而远抑或从远而近,都是满眼风光 ,可以称心惬意浏览:苍茫的湖内山以千障之势,自顶颠凭空斜斜地悠然滑下,它的趋势若自动控制,在休闲公园前戛然止步,给站在15楼露台上的我可以自由调动视频,不受阻拦。
多番小住之后,对整个山区的环境逐渐熟悉,不竟产生些微遗憾:原本一片藯苍苍的山腰 ,虽不见耸立的树丛,却也灌木碧草,矮树婆裟;惟不久后见到一片又一片的赤土,间杂着一垄又一垄的蔬菜瓜棚揭起,半山竟成为耕农的福地了。绿色、环保、伐木、耕种,连串疑问在我心臆泛起片片涟漪。
第15楼有多高,我从不去思索这问题。俯瞰楼下停泊的车辆,长方型的车顶宛若包装冰柜的瓦楞箱大小,稍有畏高症的话,准不敢向下稍作扫瞄。居高的好处是风疾、蚊绝、尘少,后两项于我没多大反应,我双溪的老家少尘,因为九号巷是绝口,车辆稀少;我整间房子的门户窗口全框上蚊纱,蚊子无隙可乘,而清风送爽却是我平日最渴望的。第15楼给了我自然风吹的满足感。
说“吹”似乎有词不尽意,那种威猛超强的疾风,刮窗击门之势,不是萧萧然,也不是飕飕然,而是“唬唬咿咿”、“咻咻呀呀”连绵不断、锐不可当,若神号鬼厉,若魍哮魉吼,初来湖内小住,梦寐中被惊醒,听到入户穿窗的诡谲怪声,明知为大风袭击,也不禁栗然惊醒,撂被幪首到天明!
疾风给第15层楼的患难已叫人难受,“高处不胜寒”,往上还有多层的住户要如何面对更强劲的吹打呢?幸亏这样季节性的呼嚎不会太久,有时个把月就声消音绝了,于是高楼又回归宁静的日子。

(商余,1/5/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