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6日星期四

六行诗系列

【莫待专栏】无花
插画:姚于玲


之十一〈春天与刺〉  
上帝把爱情
赐予玫瑰
将魔鬼降伏于刺
   
我赤手
一把、一把收割你
夹在两页春天之间的花季


之十二〈树的信仰〉  
收拾脚步声
走的时候
不会吵醒另一双木屐
 
然后活成一棵高耸的树
才能在天空
触碰飞鸟的脚

(南洋文艺 ,6/12/2018)

一闪一闪亮晶晶

【因为咖啡专栏】黄建华


亮晶晶的你已经成了遥远的星星
一闪一闪的是岁月的眼睛
多年后在赤道的夜晚看你
你是深邃天空中的一滴泪

夜空无垠,夜在妳的眼里
你在月光覆盖的莲花山顶
对着圆月静坐许愿
满天星星见证万里无云

夜凉如水,星光如雨
对着那杯你留下来的咖啡
想起你说过一生只有一次
为一个人流泪
终不悔

最闪亮的是无名指上那颗永远不灭的恒星

(南洋文艺,6/12/2018)

画价

【电影极限篇专栏】棋子


——观电影《大眼睛 / Big Eyes》有感

他是镇上受人爱戴的美术老师,为了能把更多有用的知识传给新一代,也为了能让更多孩子来学画,他只向乡民收取象征式的费用。

这样的作风,吸引镇上一位卓越的商人前来拜访。商人看了老师摆在画室里的作品,觉得很满意。商人要老师帮他画一幅油画肖像,问老师收费多少?

望着备受乡民尊敬的商人,老师一时不知所措,随口答道:"随喜。"

商人从皮夹拿出一张照片和名片:"如果画完成了,请老师联络我。"

老师擅长写实油画,细细描绘了3个月,终把肖像完成。

商人过来拿画,瞧了一眼话也不多说,给了老师一个红包。老师打开红包,里头只有十元。

老师恍然大悟,自己是多么地虚伪;为画定价是成为画家的条件之一,而这个价钱必须包含下一幅画的材料费与生话费。

(电影简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0epO3WC5FY)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mAy7Xkjm5M )

(南洋文艺,6/12/2018)

花开的季节

【散文】翁启胜

  春,是盛放的代名词。它属于花朵,属于每个经历皑皑白雪后新生的苗子。那一片遥远的花海,布满了故乡的念想。一朵朵酒红,洁白,薰紫,七彩着这奔放的时刻。

  没错,相片里的情绪尽情地渲染着,冬季的人们。看看时间,是三月,是花开的季节。我喝着热茶,望向南方,盯了许久。没错,故乡此时正飘着迷人的花香。人们念着春天的诗,说起了春天的故事,向孩子们述说着,描述着,以前的花儿,开得有多美。

  好久,好久没好好享受这种视觉上的盛宴了。是无奈,是为了最爱的人有方乐土容身,在平凡的一生中也有机会体验此等赏心悦目,不得不牺牲某人背井离乡,到默默人海中献身拼搏。孤独的夜晚,门外刮着风,吹起了原就陈旧的帘子。我惊然发现那白茫茫中,一个异常的身影。是你?是你。是你,带着故乡的花来看我了。引我怀念春风,怀念鲜红,怀念情人桥底,怀念你。我猛地向你奔去,却抱不住你。蓦然回头,是汗水浸湿的床。

  茫茫白雪,飘着的是酒精的气味。或许只有酒精,能带我回到那心之所向。一叠叠成山的白纸,化成了盛放的牡丹花瓣。鸟儿啄坏了闹钟,其叫声清脆着机械的一板一眼。浴室里凌乱的红迹,各自变成了后花园诱人的玫瑰丛,白色的叶子显得怪异,却更托出那深红的娇艳。缠绕的电线与零落的天花板块结合成了贝壳风铃交响曲,不过每到一次重音,贝壳就会少一个。我醉倒在这墨绿的草原,看着花儿斗娇,闻着芬芳益清,听着风儿与鸟儿合作的旋律,呀,春天也不过如此。

  突然一声刺耳,玻璃破碎。随着酒瓶掉落,刹那间,我的春天烟消云散。不就是个春嘛,我连幻想的资格都没有吗?酒精麻痹下的片刻安宁,也真的只有片刻。那外头,雪白得我惶恐,风这般不友善,这屋还那么死气沉沉。我只是想撇开所有不堪,逃离这残忍的现实,悄悄地臆想着那久逢的春天,那后花园的不染污泥,那金黄的阡陌交错,那盛放的时光,那真正的花开季节。
 
  我再次绑好麻绳,准备好心中预习多次多次的步骤。我想这所有生活给予的打击,一下下清脆的耳光,做好了最后的思想准备。我踏上与麻绳平行的视线,凳子有些不平稳,似乎有些催着我。我怀着尚存的余念,看了看手表,又是三月。故乡那头,又是花开得正好的季节吧。流下的泪滴带着很多春天的故事,离我而去。它离落在那堆散乱的报章,正好是有着熟悉字眼,熟悉相片的那一份。相片被遮去了双眼,一种森然的黑色。没关系,这算在最坏的打算下了。没关系,我已经能想象到了,那个世界,那里会有真正的春,那里的花将开的非常安然。我也知道,那个地方,有我最爱的人,她手握一朵彼岸花,背着花海,迎着风,走向我。

(南洋文艺,6/12/2018)

陨落

 【小说】骆悦玛

   那一夜,于广野,奇异地,生出一颗星;又生出,另一颗!

   广野是信奉米教之地,忌讳不少:米教徒每星期一不吃人肉,因为这是苏耶的殉道日。餐桌不能坐11人,使人想起陷害苏耶的仆人NJ。住房没有11号。旅馆没有11号房间。如果在路上碰到穿丧服的女人:不吉。半夜遇见黑猫、正午被泼出来的水溅着:不祥。在广野,不能用一根火柴点两支以上的烟。广野人不喜欢遇见出殡,男人若碰上要咳嗽3声以驱走厄运,女人则得请巫师用炭灰抹身体或喝童女尿。家里床一般不让人坐,未婚女子的床尤其是不许陌生人碰。广野人深信无法对自己的生命作主,一切应遵从造物主的意愿——于山崖西侧屡遇飞坠的陨石……

她剪着指甲,“如果有了呢?”

“不会有的!”他说

咯嗒——一片指甲碎屑弹出来。

电视里,一个机器人说:世界的未来是绝望的。这世界已没有信仰,失去各种正信的向善精神,失去一种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失去唯一的真理的准则;世界陷入一片混沌迷乱。我最担忧的即是这个。我们没有选择,父母生下我们,那是他们的选择,也许他们不了解这个世界,也许当时看不到世界会变得这么坏;总之我们被生下来了。现在到了我们选择。我们看到世界的未来。我们忍心把一个生命带来让他受苦?……好不容易我们今天走到了这里,前面还有很长的路,我们得继续受苦。我们的环境不算差,尚且感到苦不堪言;想想那些不幸的,我们真的忍心生下一个孩子?造物主啊,如果说你爱你的孩子,你忍心看他们走上未来世界的那条路?我一想就怕……

    她按着心口。

    机器人继续说:这苦是无尽的没有终止,除非你死去。我不敢自杀。自杀是大罪,到地狱去得继续受苦至阳寿结束那一刻。你看,就是躲到地狱去都还要受苦。若不是这样,我早就死掉了。有时,我真想当作不知这回事,死了算;再说,我也不敢拿生命打赌,既要受苦,在阳间比较好。造物主啊……

他忽说要下楼去买快熟面。

她从窗口望下去,他正要跨出街,她喊道:“不如买长寿面吧!”

长寿面买回来了。

水沸了,她把蔬菜蘑菇豆腐金针菇姜片腐竹萝卜马铃薯跟长寿面全丢到沸水里烫。两人围着锅,捞起,烫着舌,淋漓痛快;他在桌子底下撩她脚丫。

机器人还在说:广野“灵魂验收队”在茂密的树林向北前进的途中,于接近山崖的西侧,发现两颗罕见的陨石,可是,“灵魂验收队”在回程中却突遭飞来的陨石击毙!

哈哈哈……

不知为何,他觉得很好笑;可是,他没有笑出来。

两人默然在吃长寿面;吃完了,他没说什么话就走了。

她从窗口望下去,见他过了大街,终于消失;她这才拉开卧室衣橱后的小门,我从里面跳出来,启动心口上那“讲话”按钮:“现在你终于看穿他心思了吧!”

她望着窗外,眼泪落下来。

看到眼泪,我就慌了,幸好她开口:

“你这机器人不会明白的……”

(南洋文艺,6/12/2018)

如何砍头,怎么看透

【诗】邢诒旺

砍头的话
出事情了
就会有一种先知的声音出现:
你看,我早就说过了......

不砍头的话
出事情了
也会有一种先知的声音出现:
你看,我早就说过了......

砍了
有人受冤屈

不砍
有人受冤屈

是谁获利
是谁获利

是谁,在法网之外
逍遥地
看透法网
算准时机
获利

Justice:
Just
ice,我们
是在喝雪茶
满腔热血
谈正义吗?

当我们像贪吃的病人不愿意改掉贪吃的习惯
希望发明一种灵药来治疗贪吃所引发的疾病
继续贪吃

当疾病和冤屈
像一种幸运
还没降临
在你身上……

我们计算
我们算计

有关自己
以及别人

"不停地制定和修改法律
就像在砍九头蛇的脑袋"

我们的心到底被砍过多少次
长出多少个前瞻后顾的头颅
想要看透世界
却看不透自己
伤口的起源……

(南洋文艺,6/12/2018)

宿

【诗】陈奕进

你的睫毛扬起
能牵住我灵魂棱角的
应是比船更具体的锚
浮标终日犹豫
参透喧嚣分裂的海陆空
有喧嚣的忍耐正无声脱落

相信最初,每个最理想的源头
皆存在一片国土
像是我们占据母亲时也拥有过宫殿
安静、阴湿,但由衷温暖
那期间我们都配得
疼爱

凝视是上好的诱饵
脱离原乡,语言吞吐中变得短气
水生的孩子啊,我佩戴巨蟹座的标记
只预表了性格上的两栖
沙土粗野,踽踽横行
青春的挣扎潦草地写于空白的腹地

月光放牧出航的欲望
每当我趋近碰撞,那些
试探性的浪
突然忆起有个远处正在等候
要求各种姿态的泅泳
对我表示一种排除占有的引力

日出的准确位置
仍在指节间摇摇摆摆

(南洋文艺,6/1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