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第一次出游


文戈【日子河流】

如今一家人出游,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习惯。有时频繁得好像在重复生活中的某种日常,少了从前人们难得出门旅行的兴奋。
我小时候一家人出游的次数,少之又少,有照片为证的只有一次。那次我们一家人从峇株到新加坡虎豹别墅半日游,当时我们家只有4个孩子:我哥和我、二妹和大弟。当时无需护照长驱直入新加坡,办护照是1965年以后的事。记得当时同游的还有一名女性,是父亲同乡远亲。为什么我们一家出游还得捎上一个年轻女子,那就不知道了。那是我唯一的全家人出游的记忆,那年我7岁。为什么记不起其他出游的事?我曾问母亲,那是因为没有了。
我爸妈第二次到新加坡,是70年代末送我二妹飞纽西兰念书的时候。两个弟弟也一起送机,同行的还有小妹,当时她也只有7岁。二妹那年一走算是连根拔起,之后就业结婚,转眼在国外定居逾40载。她研究所毕业时安排爸妈赴纽参加毕业典礼,二老在纽西兰住了一阵。二妹带他们到处玩,也算是异国之游了。二妹大儿子出生的时候我妈飞过去照顾外孙,老爸还没能过去与她会合,就出事了。一口气含在胸中就为了等妈妈回到家。
父亲婚前最喜欢旅行,也留下很多旅游照片,多是一大群穿着时髦的青年男女叉腰摆姿势。婚后他偶与朋友结伴出游,从没捎上我妈。主要是因为妈妈走不开,孩子来了呀!那个时代的母亲多是家庭妇女,旅行是没有她们的份的。后来孩子们都喜欢旅行,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老爸没能发扬光大的嗜好。他如果能活到今天,在旅行越来越普及的现代,不知要多开心。

老人与失智

近来与妹妹聊天,聊到那张黑白出游照片里那位我们称为姑其实没有血缘关系的妙龄女子。妹妹说她曾在超市见过她,没有打招呼,因为她坐在轮椅上好像全世界的人她都不认识的样子。后来从别处得知这个姑已经失智,确是谁也认不得了。近年来关于老人失智的事听多了。是因为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比较容易失智,还是以前的人失智了但没人知道?
人老了有多种不同的发展,有些老人直到最后一分钟都非常精锐,有些老人步入痴呆逆旅;民间的说法的就是人老糊涂了。老是没有药医的,从前人们觉得人老糊涂了很正常,无需看医生吃药把脑筋板正过来。如今这种病叫“失智”,是个极聪明的词汇。眼下就有很多课程教导家人如何照顾这类病人。说真的,如果没有与妹妹聊起,我也不知道这个姑的遭遇。
其实那张黑白照二妹完全没有印象,当时年龄太小吧。那也好像对某个事件的失智了。我想,非医学意义的失智应该是全人类的权利吧?谁记得了多年前出游的细节呀?现在我们不是都靠照片提点吗?然而我想很多人应该都会记得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错过班机、第一次独自在旅途上掉眼泪,等等。

“一个人”的境界

如今年轻人的圈子流行一种说法:人的一生中一定要一个人去旅行一次,否则人生不圆满。啊?是不是因为现在的孩子从小就被父母带着旅行,因此强烈需要感受“自己一个人”的经历?“一个人”变成一种精神与形体自由的追求了。很多年前我就说过,真的不想再一个人出游了。如今想起以前好多年必须独自上路,还会觉得心悸。年轻人追求“一个人”的境界,请便。我就不追了。

(商余,24/10/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