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3日星期三

放不下的时光

【故事系列专栏】吴鑫霖

屋外是那么的热闹。驱前鞠躬的人礼毕后,不要瞻仰遗容的就只是看看灵堂上9号先生去年到槟城游玩时,家人帮他照下的生活照。9号先生没想过自己会死去。躺在棺木里的他在想。他还有知觉,但肢体不受意识控制,他听到有人在议论他,特别是他最讨厌的母亲。

棺木里的9号先生想,不知道自己来这世界的意义是什么?现在好了,总算死于非命,完全不能跟活人沟通却又能听见500公尺内的所有声音。9号先生的听觉突然灵敏起来。9号回忆自己最先失去的身体知觉竟是那经常在早上晨勃的阳具,然后是面部每块曾活跃的肌肉,然后是全身肌肉。那种失去是眨眼间,迅雷不及掩耳。9号在想,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没人能告诉得了他。他算着灵堂前,那些诵经的人到底为他诵过多少遍佛号、佛经。听得烦了,他想动却不能动。

9号跟自己说,我死了。以前常拿死亡来开玩笑的他不害怕吗?如今,大脑意识渐渐消逝,9号也感觉到自己逐渐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好像被谁压到水里去,声音慢慢淡出,然后一片死寂。

(南洋文艺,4/10/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