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滨港湾公园的星光


冰谷【人生风景】

9月间旅新加坡的本意是访旧,抱着探望几位通讯数十年出门不便的高龄作家,还有同学,为短促的人生旅途铺展丁点痕迹,却意外地发现新加坡原来除了赌场还有另辟的旅游亮点:滨港湾花园(Gardens By  the Bay)。
我惊艳于滨港湾公园布置的巨型花树;不,正确地说应该在意花树所激发的火树银光的辉煌灿烂!
说滨港湾公园为狮城的旅游新景点,那是我的孤漏寡闻,原来新政府早在2006年已经开始思构“城市花园”的理念,为市民和旅客打造一个热带花园,由于工程浩大和需大量泥沙填海,延到2012年公园始落成揭幕。这个占地101公顷的花园土地,是花费无数金钱和时间、填海筑造而成的,所以身分显得特别而珍贵。而“城市花园”也更进一步转为“花园中的城市”。
留狮城最后一晚,刘成汉夫妇说要带我和老伴去看岛上欣赏最耀眼的灯光,我有点心不在意地唯唯诺诺,没想到双脚一踏进花园的土地就惊叹连连;眼前是热带花卉和棕榈琳琅满目,各显姿彩。
欣赏奇花异草和热带棕榈树要在阳光普照下的大白天,我们入暮时氛珊珊来迟,花花草草都在梦边徘徊了;但是,那12棵擎天的人造巨树却在这时大拋媚眼,眩耀吸睛成为众人的聚点。
走进滨海湾花园我才发现,暗淡迷蒙的灯影下到处游人衣香缤影,站着躺着蹲着坐着都摆好姿态,各人手上都拿着相机或手机,作猎取镜头的事前准备。起初我们夫妇不明所以,只是抬头仰望擎天的巨树,对着满树的各类绿色植物与花卉作仰慕与惊讶的注目礼。

两个时段放光芒

忽然刘同学在我耳边说:“亮灯的时刻快到了,准备好你的手机。”这我才恍然省悟,原来众人聚集在擎天巨树底下的痴痴守望,就是等待满树的火树银花。苦守是一种时间消耗和折磨,但想到12棵巨树安置的万盏灯火,若从入暮亮至天明,电力的消耗量或比12间工厂还大。所以每晚分两个阶段大放光芒,即从8.45pm-9.45pm,另一段在9.45pm-10.45m,让旅客尽情观赏变幻莫测的灯影。
灯光闪烁的刹那,站着躺着尊着坐着群众都忽而醒来,精神饱满地把聚点落在擎天巨树上。照像机的镁光灯卡擦卡擦响起,手机也闪烁不停,每个人都仰首专注于那些 闪闪发亮的灯火——不,是散播在空穹里不断眨眼的星星,把黑暗驱逐带来光明的星星。而星光不仅灿烂,更变幻莫测,时而银光、时而蓝紫、时而浅绿、时而橙黄,有烟花的缤纷风华,却比烟花更具爆发力。
凝神须臾,心魂几疑脱离身驱翩然飘远去,这是天上?还是人间?
我忽然忆起那阙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鞍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仿佛整个滨港湾花园的思构灵感,都来自辛弃疾这首风华绝代的〈青玉案〉。

(商余,23/10/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