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

乌巴过后_上


【小说】碧澄

  晨光熹微,陆永福站在主人卧房外的阳台向前头眺望。四周一片寂静,凉风拂面,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宁静。他略一回想,不禁一阵唏嘘!原来,从首先传出捷报的沙巴和砂拉越开始,直到全盘成绩出炉,显示执政60年的国阵政府兵败如山倒后,仅仅几个小时,马来西亚60年来首次的政权轮替就诞生了!换句话说,2018年5月9日这一天,也是马来西亚由四个主要政党结盟的“希盟”,在人民的欢呼声中将组成新政府的历史性时刻!

  儿子跟他分享一段手机流传的短文:“在这一刻,无论是之前所酝酿的情绪,或者是在投票日的期待,到了成绩公布的那一刻,这就是大部分马来西亚人民共同展现的‘一马精神’。它,也是马来西亚人民的理想和目标。”陆永福顿时感觉胸臆之间隐隐发热。接着,他也听见一向被他和妻子视为小孩的儿子,讲了几句差点儿让他掉泪的话:“爸,做了两个星期的选举义工,我才发现,原来很多人都很爱国,大家都很想要有安稳的生活。现在,终于换了政府。改革的道路肯定很长,也有很多挑战,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停在半路,比走到终点还辛苦’,所以,无论多辛苦都要去做。这是很值得的。”他忽然发现,国家开始要进行改革,儿子,仿佛也在不知不觉间长大了。

与此同时,大选9日落下帷幕,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原任政府落败,象征其领导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结束了自独立以来保持60年的执政权。

5月10日凌晨,刚被推选为第14届新政府的敦马哈迪医生,宣布5月10日及11日为全国公共假期。这个令人措手不及的“大礼物”,在168咖啡店,又成为另一个热门话题(当然也包括选举结果)。而早在敦马哈迪医生宣布这个特假前,也就是在大选下午,以 M字为首的全球快餐专卖店送出免费咖啡,其他商店纷纷效尤,有免费冰激凌、印度煎饼、洗车服务等。这两天特假,更被视为有着特殊的目的。

“猜都猜到啦,老马一定是为了不要给某某人把钱转出去咯。”令伯率先发言。

“对咯对咯,不然钱都给转光光了。”

“啧!你又知道,老马跟你讲的啊?其实他怕有些人会出来乱,所以放假给你们在家好好睡觉。”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又跑出来?难道不怕乱?”

“你们吵什么啦,讲一下希盟为什么会赢更好。”

“废话,本来就是会赢的啊,看赢多赢少罢了。”

坐在柜台的陆永福,看着几位熟客你来我往地唇枪舌战,忍不住一直发笑。没半晌,他们又热烈地谈论另一些课题。

“天有眼啊,这一次天秤真的很惨很惨,连马华总会长都输给一个卒仔。”

“安华的老婆更厉害啦。我们马来西亚建国以来,第一次给女人做副首相啊。”

“虽然刘镇东那个少年囡输给魏家祥,但是只差两三百票,虽败犹荣啊。”

“林吉祥真是要烧猪还神了,儿子一定有大官做啊。”

不久,他们的话题又转变了。

“奇怪咧,为什么国家元首还不给马哈迪宣誓就职的?”

“蠢材,一定是有原因的啦。不过,这一两天肯定会安排的。”

“哈!你以为你是半仙?要不要赌明天还是后天?”

于是话锋一转,又落到赌敦哈迪何时宣誓就职。
陆永福摇摇头,走到店外去。陆永福望了望外头,平日车水马龙的路段,目前行驶的车辆明显减少,一来固然是特假,二来也许真的有人会顾虑发生示威事件,所以尽量外出外出。他的目光触及一旁报摊上的报纸,每一份都是瞩目的“变天”、“马来海啸”,“60年政权轮替”等字眼,而报贩也在跟顾客热烈讨论着昨天的投票结果果。无可否认,“一起乌巴”的效应比2013年的“五月五·换政府”的口号更为剧烈!

新首相宣誓就职后,政府就得把选举前的承诺一件一件履行,而一项又一项的问题相信就会陆续而来,需要解决的事谈何容易。他也想起,手机里也一再收到许多人转发过来的信息,包括:“从这一刻开始,停止用粗言恶语对待和你不同政治意见的人,因为我们要开始真正落实尊重反对党意见的民主社会。”当然,他也收到为数不少截图的视频或照片,嘲弄落选的国阵领袖。与此同时,也有人纷纷劝阻不但不要转发,更要一一加以删除,因为胜的一方务必具备更高的道德涵养,要照顾输的一方的感受。尽管表面上是开玩笑,那些内容却是极为负面,如果有人翻译成国语,传到已经输的前朝政党那儿,会形成他们日后燃起报复心的导火线。只要不伤害任何人,输的一方较容易接受,这样,就得以带动更多人回到同一条正义的船上。

望望四周,陆永福思潮起伏。不难猜到,星期四和星期五这两天特假,加上星期六和星期日,足以让93高龄的新领袖先把关金融领域,包括银行和股市,以免让无底洞继续扩大,同时也有充裕的时间去组织新政府的班子。他顺手一滑手机的屏幕,一则短讯立即蹦入眼帘:“大家都是新马来西亚的一分子,要发出心中的正能量,一起为新马来西亚祈祷。也盼望希盟在组织新政府的过程更加顺利、平安。也希望全国人民更加和谐,更加友爱,更加平等地善待彼此,因为每一个人都是‘新马来西亚’这艘船上的命运共同体。”回头望望那群还在拌嘴的街坊,陆永福不禁大力摇摇头。

还不到中午,李亚凤打电话叫陆永福去买几包米粉(前几天她已静悄悄地买了两包10公斤的米),尽管不情愿,但又不想在店里大呼小叫,只好先交代伙计一声就走去街尾的迷你商店。没想到,买干粮杂货的人可不少,而且神色急切地交头接耳,使他吓了一跳。忽然,他看见平日最敢怒敢言的一位熟客老田也在行列里,才突然想起他今天没到168大发伟论。

“老田,”看到老田提着的购物篮装满各种东西,陆永福笑着向他打招呼:“怕乱啊?”

老田有些尴尬,耸耸肩回应:“囤一些些,以防万一嘛。”

一旁也有巫裔和印裔顾客,同样是忙于购物。陆永福拿着两包米粉,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老田对陆永福低声说:“阿福,五一三事件你应该还有印象吧?无论如何还是小心至上,正所谓有备无患。”

陆永福当然记得那起由于反对党胜选,在街头欢庆,而引起一小撮人不满的情绪高涨,最终引发骚乱的历史伤痛。他忽地悟察到,睿智的敦马哈迪也许正因看透这一点,所以连特假一共4天,既让国人留守在家中,最重要是避免人群外出时因兴奋忘形而酿成无人愿意见到的悲剧。

“阿福,你也怕吗?”老田碰碰陆永福的手肘。

陆永福笑笑答道:“老田,从昨晚到现在,无论是电台和电视台,都没有传出有骚乱或者闹事的新闻。不要跟着别人乱啦。”一面又指指手上的米粉解释:“我老婆打电话来叫我买的。如果不是因为店里人多,怕别人说我牛精,我一定会臭骂她一顿。就因为这样,只好迁就她一次咯。”
旁边一个同样拿着大包小包的顾客望望他插嘴道:“老马一天还没有坐上首相的位,我们就一天都不能安乐啊。”

陆永福听了,心里有些五味杂陈。“是安宁来得太快、太顺利吗?让人难以置信,因此宁可选择置疑?”带着铅般重的心情,陆永福离开迷你商店,朝168的方向走去。沿途,两大阵营的海报、布条和传单依然随处可见,挂的、贴的,甚至还有掉在地上的,图中人固然有的已经是“政坛新贵”,有的则已成为过客(政坛就是如此残酷)。看在陆永福眼里,更兴起无限的感触。忽然,阵阵喧哗声传来,他竖起耳朵,探索声音的来源,双脚立即朝有关的方向走去。

他深信,509的胜选,带来的结果是正多于负。这个全民聚焦的重大日子,托负了许许多多的祝福,许许多多的期盼,汇集的自然是一股正能量。

(南洋文艺,25/10/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