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8日星期一

忘了我是谁

麦秀【小块文章】

大概是在30年前,我在一间报社工作。一天早上,有一个所谓“画家”的人,拿着一篇新闻稿给我,很客气的说,请帮帮忙,登这篇稿,接着每隔一星期,他又来交一篇新闻稿,这些稿多数是介绍他的画廊的课程和活动,我来稿照登,有求必应。由于我们见面多了,成了“朋友”,他常常赞扬我,我受之有愧,觉得他似乎在讨好我(影坛谐星麦嘉说赞人是不用钱的,不防多赞)。
曾几何时,报社改朝换代,几位新贵都到齐了,我被挤到一个角落。有一天,这位画家带了几幅画上编辑部送给那几位新贵,“排排坐,吃果果,你一个,我一个”,我默默的在角落里静观,大家都有礼物,唯独我没有,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大概他没有发现我,或是忘了我是谁。我成透明人,算了吧!
从此以后,他不再上来交新闻稿,也许他的画廊的生意已上轨道,我祝福他,偶而在路上遇到他,我还是向他打招呼,难得有个画家朋友,将来可以向朋友炫耀:“我的朋友画家XXX”,哈哈!

(商余,9/10/2018)
发表评论